這句話通常出現在古裝劇裡,醫生在看診後,無奈地對家屬搖搖頭,吐出幾個字:「另請高明吧!」在現實生活中,總有一些時刻,讓人不得不說出這幾個字,但對我來說,除了無奈,似乎耍脾氣的成分居多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曾經拜了五路財神而沒還願,最近遇上了一些麻煩,雖然不是什麼難解決的事,也讓人夠煩的,尤其是改稿。如果對方有個明確的方向也就算了,最怕窗口總是說些漫無邊際的目標,例如稿子要寫得像某雜誌一點;標題不夠有力;內容不要太商業化之類的。真的很想跟客戶說,讀者並不是笨蛋,廣編稿再怎麼包裝得像內文,它終究還是一篇廣告,讀者永遠有辦法識破(這樣的話好像又在暗指客戶是笨蛋)。重點是,他修改過後的標題,更像那種口號式的廣告詞,一點也沒有那本雜誌的味道,改了好幾次以後,他永遠能找出可以挑剔的地方。


或許是我的反骨又作祟,一再反覆改稿,讓人的不耐煩指數逐漸升高。我再也搞不清楚我寫的稿子,到底哪點不符合他提出的要求,這種事就像到同一個目的地,有人喜歡搭小黃,也有人喜歡騎機車,沒有對錯,純粹個人主觀看法。而AE夾在我們之間不斷傳話,除了得面對彼此的抱怨,同時還得安撫兩邊的情緒,終於我忍不住說:「我把稿費給他好了,請他自己改。」如果真能這麼率性就好,大不了老娘不賺你這筆錢,偏偏廣告客戶又姿態擺得極高,說他沒時間(最好別人的時間都不是時間)。看在AE的份上,只好又把這口氣忍下來,尤其爛攤子還是得由自己來收拾的時候,為難別人等於為難自己,不如表面一團和氣,轉身後管你想怎麼罵,至少能讓事情圓滿解決。

多年前,我還是公司裡的一個編輯,在我們將專刊封面提報給通路時,他們以最接近市場的角度提供了一些意見,作為我們修改的參考。當時的封面設計是位在出版界小有名氣的美術設計,當我在電話裡故作開朗地說出了一大串通路的看法,所以我們想請他怎麼修改後,他十分冷靜地說出一句話:「我不會改我的設計。」簡單的一句話,完全堵死我的嘴,我只好匆匆掛掉電話。

後來,我的總編輯在周末午後,向同事借了一部摩托車騎去他的工作室找他,同樣碰了一鼻子灰回來,但總編說:「他不錯,以後有案子要再繼續找他。」我當時心想,如果是我這樣說,應該被罵到臭頭了吧?哪能贏得讚許?

可惜,我還沒有那位美術設計那樣的本事,也沒遇上一個寬容大度的客戶,掛掉電話以後,我還是乖乖地把那個檔案叫出來,想怎麼改就怎麼改吧!讓我趕快擺脫這一切就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