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6471.JPG

 

其實...這也是去年的事了。去年因為採訪經濟部產經獎的得獎教授,入行這麼多年來,終於有機會進去參觀晶圓廠,在這之前大家都以為曾經待過科技財經雜誌的我,應該對科技業非常的了,真的大大地誤會了。雖然之前曾經參觀過便當廠,但它畢竟還沒正式營運,清潔的等級也沒那麼徹底。當我脫了鞋子走進著裝區,負責把關的小姐問我:「小姐,今天有化妝嗎?」接著她拿出一面鏡子和一包蜜妮卸妝棉,說:「如果化妝要先卸掉,不然臉上的粉可能會掉到地上。」

 

 

當時我只有兩個念頭,一個是平常懶得化妝的我,明明要搭一大早的高鐵,好在9點半以前到竹科,幹嘛沒事為了要讓氣色好看,撲什麼蜜粉和腮紅?第二個是,無塵室的要求果然很嚴格,連臉上有一粒粉塵都不行。在我發愣的短短幾秒鐘裡,男士們以為我會因為不想素顏而放棄,沒想到我根本沒在怕(不是天生麗質,是變宅以後根本不在乎),拿起卸妝棉,我的心情突然像女明星上節目卸妝一樣忐忑,雖然平常也會素顏出門,可是當眾卸妝卻讓人感覺好赤裸。

 

在我卸完妝的同時,其他人已經洗好手也烘乾了,我必須趕快趕上進度。情急的我好不容易烘乾手,又不小心感應到旁邊的清潔劑,只好再重覆一次洗淨、烘乾的動作。沒想到再度烘乾以後,又發生了一次,最後小姐已經放棄我了,雖然手還是有點潮潮的,也讓我趕快進入下一個動作。

 

接著開始穿無塵衣,當我接過那件連身褲裝,我心裡又忍不住開始發笑,因為我當天穿了一件及膝牛仔裙。如果我是個每天要在無塵室工作的女生,我應該就不會多此一舉做這樣的打扮,畢竟化了妝還要卸妝,穿了裙子最後還是要包在無塵衣裡,連隱形眼鏡都不用戴了,因為進去還得戴上一副護目鏡,再加上戴口罩,誰還在乎妳穿得美不美?

 

除去這些很瞎(指我自己)的著裝過程,能夠進去晶圓廠真的有很大的收穫,我看到了步進機(因為當時正在看炎熱鐵皮屋頂上的貓:挑戰製造業原點的Nikon傳奇,看到教授的研究如何幫企業提升良率與生產效率,他從俄羅斯方塊遊戲得到啟發,用電腦計算如何在一片晶圓上排列出最多晶粒,產出的良品數也會跟著增加(等於分母變大、不良品比例變小),所以良率也會跟著提升。這個想法有趣的地方就在於,我們一般都會立刻埋頭思考怎麼樣改善製程,但是教授卻從另一個角度切入,不需要改變原有的生產方法,就能獲得一樣的結果。

 

而以動輒幾千萬、幾億(坦白說,單位我忘了,請大家想像「很貴」就對了)的設備來說,加上廠房寸土寸金,如果每台機器能生產出的良品數變多,就可以少添購幾台設備,對企業來說也節省了不少成本。之前寫了幾年的稿子,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所謂節省成本原來是這麼一回事。

 

其實在晶圓廠裡的發現還有很多,但怕說多了太嚴肅(其實是自己忘了),暫且在此打住。最後離開前,在教授要求下,大夥脫下口罩拍了這張合照,留下了這張到晶圓廠一遊的鄉民紀念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