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年的最後一天是個大冷天,
我們選在同事家的客廳,度過2004的最後一夜。

鏡頭的那端,每個倒數跨年的現場都黑壓壓的一片,
記者扯著嗓子連線,我的聲線也忍不住跟著拉高:
「5~4~3~2~1~,新年快樂!」
我和阿計熱情相擁,party良伴這回換成了Smirnoff。

我們各自許下自己的新年願望,
少了渴望愛情的浪漫,更多的是實現自我的志氣。
最近幾星期來的活動,就像對過往沈靜生活的強烈反動,
年復一年,生命總像是在原地打轉,
遲滯不前的日子過久了,連體內的細胞都開始不耐煩。

今年9月,我離開了工作3年8個月的公司,
提離職的那一天,我的心情難過得像離開交往多年的男友。
當時,老闆問我:「你覺得工作沒有成就感嗎?」
「妳要考慮的是人和事的關係,而不是人的話,或人和人的關係。」
因為前一天,我們開會時,老闆覺得我老是對他的作法有意見,
(白話一點,就是反骨),
他說,或許我的想法是對的,
但他更希望他的員工能想盡辦法完成他的目標。

直到今天,我還是可以很肯定地說,
我喜歡我當時的工作,但是,我不得不離開。
因為我知道懶散的個性,
只有在穩定有紀律的環境中,才能被適度管束和矯正,
人長大了,總要學著用理性做出對自己最好的決定。
更重要的是,我想要有個可以揮灑的舞台。

或許,我的前一個老闆知道這樣的話,會忍不住跳出來抗議:
「大家就像公務員一樣,有如一灘死水,不想創新。」
他不是不肯給舞台,而是看似寬廣的舞台,在我看來卻是處處限制,
我不知道是自己不想創新,還是過去的作為不足以取得老闆的信任,
或者是老闆自始至終只信任自己?
爭辯個三天三夜,也不會有答案,於是選擇離開。

不想繼續過著安逸的生活,於是站上了起跑線,左右來回踏步,
等待鳴槍起跑的那一刻。

倒數開始,秒針彈過12,
就像按下了重新計時的碼錶,歸零再出發。
所有好的壞的,都隨著2004年的結束而消逝,
從現在開始,每一分、每一秒,都要充滿活力向前衝,
每一天,都要做件小事讓自己開心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