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,需要採訪一些人,請他們談談自己的嗜好。
每當他們興致高昂,講得眉飛色舞時,我總有一種無法體會的無奈。
就像在一起多年的戀人指控對方不夠了解自己一樣無情,
我不懂的眼神,無疑像盆冷水從他們腦門直沖而下。
唯一澆不熄的,是他們樂於與人分享的熱情。

於是,CD一片換過一片,歌手的名字一個接著一個,
我像個記錄器,生硬地將這些代號給抄下來,將當時的對話原文重現在我們的雜誌上,
卻怎麼也揣摩不來他們的那種生命情調,還有最初被感動到想哭的那股電流。

前幾天,去了一個朋友家。他迫不及待地秀過我看他的限量吉他,用它彈了一小段節奏,
當音樂結束,他回頭熱切地看著我,希望我能說些讚美的話,然而,我只能直直地望著他。
「不懂?」他帶著有些失望,又理所當然的口氣問我,或許我是第58個作出這種反應的人。
我微笑輕輕地點點頭,在那一刻,我第一次想了解──
在那個當下,不被懂得的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?
我沒有開口問他,他也沒給我機會問,他接著又彈了幾首曲子,
旋律越彈越簡單,期望能引起我的一些共鳴,終究只是「對牛彈琴」。

「不彈了,我怕我越彈越high,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妳就回不了家了。」
收起了吉他,他拿出他最愛的幾張CD放給我聽。
都是同一個歌手,有二十幾年前的錄音室版本,也有二十幾年後,重新編曲的現場演奏版本,
「這個現場我去了,」「喔喔,這幾個聲音真棒!」他的口氣還是一樣興奮,
感動的淚水彷彿已經在眼眶中打轉,看來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不只我一人。

我忍不住想起愛情的矛盾,我們被男生專注於某項興趣上的熱情和執著所吸引,
可是當他想到把我們帶進他的綺麗世界,我們卻意興闌珊。

「我希望我的女朋友能懂音樂,她能跟我聊音樂,她要會唱歌,
可是偏偏我的每個女朋友都不會唱歌,」他無奈地說,理想和現實終究是有差距的,
而往往我們也不會是那個聰明慧詰又善解人意的心靈伴侶。

他說,不希望他和女朋友的關係,只是靠外表的吸引力。
可是誰又願意自己和男朋友的關係膚淺至此?

年歲的增長,讓我們看待愛情越來越實際;
收拾起少女的浪漫情懷,我們對男朋友的要求卻越來越高。
我們不需要一個男朋友來參與我們全部的生活,工作上的想法,可以靠同事一起實現;
逛街買東西,還有誰比姐妹們更了解妳那種買不到的心情;
當男朋友的「玩伴」角色被其他人所取代,男朋友還能為我們做什麼?

如果不能擁有或嚮往同一種生命情調,至少也要能相互欣賞,
不奢求他能買一件一萬多塊的Anna Sui裙子給我們不心痛(因為連自己都買不下手),
但欣賞我們自己掏錢買的Gucci包,總不為過吧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