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從香港回來,帶回一盒我期盼已久的肉鬆酥。

我第一次吃到來自香港的肉鬆酥,已經是5年前的事了,當時學姐從香港出差回來,特地快遞一盒到公司來給我。我到現在還記得,一手拿起肉鬆酥的酥碎觸感(難道是快遞在運送過程中弄碎的?),放進嘴裡那種入口即化的感覺,還有香香的紮實肉鬆。

我看著桌上的肉鬆酥,鐵盒還是記憶中的鐵盒,但鐵盒上的肉鬆酥照片,卻離我的記憶好遠。是學姐跟我說錯了餅店嗎?還是我的記憶把味覺美化了?香港的肉鬆酥向來就是這樣的長相,那盒餅只是我的錯覺?我真的不知道。

隨著時間流轉,人在改變,記憶中的美味也難保永恆不變。

有一次,我跟阿計突然心血來潮,想到以前愛去的餐廳,回憶青春的滋味。第一站是龐德羅莎,以前高中的時候,總覺得這種一客300塊的排餐,還附自助式沙拉吧的西餐廳真是高檔。我們還曾經在段考後與同學相約在龐德羅莎聚餐,那對高中生來說,是一種難得的奢侈。等到上了大學以後,吃過更多好吃的東西,才失望地發現,龐德羅莎的C/P值(capability/price)並不如預期。

儘管如此,我們還是想藉著舌尖的味蕾,來重溫當年的青澀時光,只是當我們步行到敦化北路上的龐德羅莎舊址,4個招牌大字拆掉的痕跡還在,餐廳裡卻空蕩蕩的,再也不營業了。

我們緊接著到第二站,中泰賓館後面的蒙古烤肉店。當我們穿越中泰賓館停車場時,問了停車場的管理員才知道,陪伴我們走過青春歲月的餐廳,又少了一家。

時間一天接著一天推著我們向前走,生命無法停滯,我們只好藉著味覺記憶來證明,往日美好還好好地被保存在時間的斷層裡,不曾消逝。然而,記憶終究只是記憶,它只能被回味,無法再重製。

於是,我們遺憾地發現,龐德羅莎不是好吃的餐廳、蒙古烤肉店關了、人間不再是時尚男女的聚集地、晃士家的豬排飯失去讓人幸福的力量……

我跟阿計還應該繼續回味青春嗎?當然,我們下一個鎖定的目標是以熱鬧著稱的乾杯。當我們從現下一步步走向未來,重溫舊夢是讓我們得以暫時喘息的唯一出路,儘管它有時帶給我們的可能是無限唏噓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