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識陳小錢已經14年了,從她還不是陳小錢的時候,我們就一起補習。國二時候的她剪了一個男生頭,看起來就像她的名字一樣,是個聰明的小孩。現在的她為了結婚開始蓄長髮,幾天前她才剛訂婚,幾天後她將嫁作人婦,正式成為施太太。

陳小錢不是我的同學中第一個結婚的,卻是我的姐妹淘中結婚的第一人。之前一直處於在MSN上跟她討論誰要當伴娘、幫忙聯絡哪些人的狀況中,對於她要結婚這件事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覺,一直把它當成像同學會一樣的大型聚會。

然後,她從美國回來,趕進度似地拍完婚紗照(26號到台灣、27號拍照)、挑照片;約我們去試伴娘禮服;跟婚紗店的小姐稱呼施老大為「老公」,引來我們的訕笑;關於婚禮的種種一件一件落實,距離喜宴的時間一步一步拉近,直到參加完有如獅子會聯誼餐會的訂婚宴,我還是覺得陳小錢結婚就像一個熱鬧的party。

昨天,她在班版上自己發表了一篇感言,我才真正體會到她的喜悅。那種喜悅我曾經看過,在同事的結婚紀錄帶中,他站在教堂前頭,等著新娘走到紅毯這端來,嘴角的笑意整個漾開來,眼睛瞇成一道彎月。

陳小錢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?至少,我確信她一定會是個顧家的好太太。在家排行老大的陳小錢,下面還有4個妹妹(她大一的時候,最小的妹妹還在讀幼稚園),所以她從以前就很懂得照顧別人。在放寒暑假的時候,除了要接送小妹上下課,還會陪她去才藝班學琴;中午吃飽飯,才哄妹妹去睡覺,立刻動手準備下午茶點心,最經典的例子是自製麵包粉,賢慧到不行。

雖然女生常會一時失心瘋亂買東西,但是陳小錢絕對是個有危機意識的女生。我記得大學的第一個暑假,有一天突然接到陳小錢的電話,她很緊張地問我收到繳費通知單了沒?以她一貫侷促的口吻說家有5個小孩,尤其最小的才讀幼稚園,經濟壓力很大。雖然油水姻緣帶來的油水會很多,陳小錢應該還是會秉持著節儉是美德的古訓好好持家吧!

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是很幸福的,所以陳小錢應該慶幸自己曾經在半夜爬起來偷改志願卡,把爸爸希望她讀的商學院都擦掉,改填新聞系,否則就不會認識施老大,也不會成為今天的施太太。

14年就像一眨眼的時間,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們在補習結束後一起走到公車站牌的場景,她以大人的口氣嘲諷著聯考制度(可見我們還不熟,所以才會聊這麼嚴肅的話題);如今,她是社會學準博士,再過幾天就要邁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。我們已經不再是國二小女生,生理的青春期已經離我們好遠,而心理的青春期才正要結束。

陳小錢,希望你們能一直開心地在一起,每天的生活都像剛成為男女朋友時一樣甜;如果不小心吵架了,姐妹永遠是妳第二個娘家,雖然我們都是諧星不擅長安慰人,沒辦法給妳溫情的擁抱,但我們很會顧左右而言他,說些言不及義的話來轉移妳的注意力,還有龔小子可以翻跟斗(不管在什麼場合都硬要拿出來充場面)逗妳開心。

儘管以後妳家是在台中市太原路二段,有空上台北來,別忘了找我們玩耍。還有,我們絕對不會再笑妳鐵齒,或拿「油水姻緣,厚嘿」的事來嘲笑妳,哈哈哈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