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歲是個關卡嗎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

身邊的朋友從即將30歲、已經30歲到30出頭都有(當然我也是三十上下的其中一員),那大家對30歲有什麼特別的計畫嗎?好像有,又好像沒有。

在我還是20上下的時候,我的計畫是在30歲這年結婚,然而當我一步步逼進30,婚姻卻好像離我越來越遠。一個人久了,自我中心慣了,越來越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放棄這樣的日子。當朋友跟我說,她打算在32歲的時候出國念書,我第一次意識到,即使過了30歲,我還是可以為自己想做的事做打算。而不是像我以前想的那樣,一直玩到30歲,然後結束單身生活,從此開始另一段人生。

人生還不想走向下一個階段,唯一能變動的似乎只有工作了。辭職休息、轉業、重回老本行、找到新工作,各種不同的工作狀態,大家不約而同把30歲當成畢業後另一個重要的起點。

「我很慶幸我當初離開媒體。」C現在是個超厲害的理財專員,兩年前她從媒體轉到金融界,當她知道我辭掉工作,還沒找到下一個起點的時候,她這麼跟我說。她認為,我應該試試其他產業,如果兩年後我覺得不適合,想要再回出版社,我仍舊有機會;但是如果我繼續待在媒體工作的話,當我在兩年後想轉業,我面對的門檻或許會比現在高出許多。

在職場上,我脫離了往常的軌道。另一方面,在人生的路上,我阿計也準備和我分道揚鑣。一直很想結婚、生小孩的她,最近積極展開行動,看婚戒、討論結婚細節,成為忙碌工作以外,另一個必須執行的大計畫。

阿計說:「準備結婚,開啟了一道我過去看不見的門。」除了兩家結親的種種繁瑣程序,考慮的事情也和過去不一樣了。當兩個人真正決定要共度一生的時候,很多還是男女朋友時候可以忽略的問題,都逐漸浮出檯面。阿計男友的婚前焦慮甚至比她還嚴重,他同樣也擔心將來可能面臨婆媳問題,阿計並不是他心目中理想太太的典型之類的。

「他希望老婆是可以服侍他的那種,而我不是。」阿計說。她不愛做家事,而我們一向認為如果經濟能力許可,不如請個阿姨每星期固定來打掃一、兩次,況且「服侍」這字眼聽起來太刺耳了吧?(好吧,刺耳是我說的)

我這才知道,所謂的婚前焦慮並不是像電影裡演的那麼浪漫。即將步入禮堂的新人想的不是「真的是這個人了嗎?」這種真命天子式的思考,而是「這個人平常那麼多小毛病,我真的願意忍受一輩子嗎?」成為男女朋友靠的是愛慕的情愫,成為終身伴侶,卻需要許多細密的計算,婚前的思考越實際,婚後相處的「可能」問題越少,當然有更多的可能是,很多過去不曾發生的問題接二連三出現。

之前,我跟阿計總是形影不離,白天一起下班,晚上一起出去玩,回了家還要一邊MSN一邊討論電視節目的內容。自從她交了新男友之後,我們晚上的聚會少了,而我辭職以後,也常有一種我們要離開彼此生活的感傷。我以前都以為,人生的關卡是無時不刻都在出現的,任何一個抉擇都有可能改變人生的方向,只是我沒有想到三十上下帶給人的震撼這麼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