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了快30年,最近我跟阿計才有一個很深的體悟:從小到大,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是社會價值觀的主流,可是現在我們發現,或許我們才是邊緣人。

這一切體悟都從阿計交了一個台客男友開始,就好像離開了習慣生存的小魚池,第一次發現原來河流裡的生物這麼多,而且長相也和小魚池裡原有的不太一樣,生活習性更是多元化。

從小到大,我們的目標一直很明確,照著大人的期望考個好學校,找一份不錯的工作。進到公司以後,又遇到一群成長背景差不多的人,雖然換了一個不同的魚池,但是游在裡面的魚群還是同一群。我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以為這個世界始終照著我們的邏輯在運行,絕無例外。

不過,現在都不一樣了。最近,我和阿計常忍不住感嘆自己像是井底之蛙,現在才體會到外面的世界有多大。

從前,對我們來說,去KTV唱歌就是真的在唱歌。現在才知道原來去KTV更大的用意是在應酬和「感情交流」,唱歌不是重點,一定要稱兄道弟地乾杯、划拳,來個不醉不歸才過癮。

雖然現代人說話不再咬文嚼字,不過經過出版社幾年的「淬煉」和總編輯大人的薰陶,說話難免帶著文藝腔,流露文人氣息。我記得有一次,我跟阿計提到一個朋友的事,說有人說了「貶抑」朋友人格的話,讓他很難過。阿計忍不住開心地說:「貶抑,我好久沒有聽到我世界裡的語言了,因為我男朋友都說打壓。」如果阿計試圖跟男朋友解釋,他就會說:「親愛的,妳說的好難喔,我都聽不懂,可不可以說白話文?」

一個開燒烤店的朋友說,有人嫌他店裡的裝潢太台了。他總是豪氣地辯解,他還覺得現在店裡還不夠台,因為他發現「台」才是現在的主流,店裡越台氣氛越high。

還有一件讓我跟阿計受不了的事,就是身邊的人好像都突然愛乾淨了起來,而且是愛到近乎有潔癖的地步。對我們這種走到哪,丟到哪的人來說,無疑是種明顯的對照組。之前去陪同事住的時候,我幫忙洗碗總是要刷洗好幾遍,而且還不放心地問她說:「這樣可以嗎?」深怕她會覺得不夠乾淨,自己再洗一遍。洗完澡以後,接著就聽到她刷洗浴缸和洗臉盆的聲音。阿計的男友,在她回家以後,會準備一件乾淨的T-shirt給她換上,睡覺時又另外有睡覺穿的睡衣,每次洗衣服總是有一堆換下來的汗衫和T-shirt。阿計說,她最輕鬆的那幾天是男朋友去員工旅遊那幾天,因為她終於可以在家裡為所欲為,即使把飲料打翻在地板上也不必立刻清理乾淨。

話說到這裡,朋友走過來看到我們的桌面一團亂,立刻拿起衛生紙把灑了滿桌的鹽收拾乾淨。阿計終於忍不住:「我好不容易才能脫離我男朋友幾天,拜託讓我輕鬆一下。」

這就是我們,講自己才聽得懂的笑話,夾菜的時候滴得滿桌都是,回到家總是累得往沙發上一攤,也不先換衣服;桌面上老是亂糟糟,卻又自以為這是亂中有序。雖然像是活在井底的邊緣人,可是我們依然感覺自己的生活充滿活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