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0012522.JPG 

(阿霞飯店的紅蟳米糕,吃過一次就讓人念念不忘)

我愛台「赧」(ㄋㄢˇ),熟門熟路的人一定知道台南人都這樣發音,接下來的文章裡,也請大家自動把南唸成三聲。

起初喜歡台南是因為貪戀它的美食,喜歡那現宰黃牛肉的清甜滋味,可是在大食暴走的過程中,卻逐漸發現那身為台南老闆的豪爽、自信、驕傲和可愛,就愈來愈喜歡台南。

 

第一次到台南是在某個農曆年,我和同學一出高鐵站就直奔永林吃牛肉湯。兩個人不好點菜,只能點一份鍋底、牛肉片、毛肚和醉牛肉。第一次吃毛肚的我們,讓它在湯裡泡了好久,店裡的人經過桌邊,告訴傻傻的我們毛肚涮一下就好,煮太久會老掉,然後又拿了一小盤毛肚招待我們,其實我們桌上都還剩半盤呢!

 

這是我們第一次感受到台南店家的那種慷慨。幾年後,台南成為熱門的旅遊城市,我和同學這次挑戰了阿霞飯店。同樣又是兩個人,我們只能點一份紅蟳米糕從頭吃到尾,被安排在廚房邊小桌的我們,只能看著食物櫃裡的香腸熟肉,和隔壁圓桌的一桌剩菜留口水。在我們你一碗、我一碗接力嗑光油飯和紅蟳後,店家招待了一大碗澎湃的甜湯。那碗甜湯的重點不是「湯」,而是裡面滿滿都是料,有湯圓、杏林豆腐、芋頭、紅豆……,在吃完4人份紅蟳米糕,又吃下4人份甜湯以後,我們只能用又飽又脹來形容,台南店家的豪氣,我們算是見識到了。

R0012527.JPGR0012530.JPG   

(這碗甜湯端上來的時候,著實被它的份量嚇到,旁邊的空盤是被吃得一乾二淨的紅蟳米糕)

到台南如果會講台語,你會發現更多屬於這個城市的趣味。在到阿霞飯店的路上還有個小插曲,當時因為還沒有可以定位的Google Maps,我們只能自己找路。問路人阿霞飯店怎麼走,歐吉桑一臉狐疑揮動雙手:「阿翔?」我立刻改口用台語問:「阿蛤」,他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告訴我們阿霞飯店就在轉角不遠處。

今年年初,和同學在街頭發現了一對父子檔的白糖糕攤位,爸爸看到我們拿相機拍照,立刻告訴我們不想入鏡,因為生意已經很好,不想再出鋒頭。4月份,我和同事到台南出差要捕捉街景,又遇到了那對父子。我負責跟老闆哈啦和買白糖糕,他就在旁邊默默地偷拍。可能是夏天快到了,人也變得熱情起來,我問穿著長袖POLO衫的兒子這麼熱怎麼不穿短袖?他說,穿長袖其實是怕曬黑,如果不做好防曬怎麼能吸引小三?他還想要有小四、小五咧!他臉上戴著的墨鏡,上面抗UV的貼紙都還沒撕掉,實在很可愛。

R0013686.JPG 

我也喜歡那種話不多、酷酷的老闆,正興街的泰成水果店已經有70年的歷史,為了支持同條街上的彩虹來了,老闆總是穿著它的粉紅背心,堪稱最佳代言人。上回住在佳佳旅店,晚上和同事去吃水果,看到招牌上寫著醃芒果,立刻嘴饞買了一份。在等老闆切水果的過程中,我忍不住又問他有沒有醃芭樂?老闆很酷地說:「我們沒賣這種。」我想他大概心裡正在嘀咕,芭樂新鮮的就很好吃,幹嘛還要醃過?我想如果我再多嘴問個幾句,他很可能會日本老店老闆那樣索性不賣,直接把我趕出去也說不定。(不過這些都是自己的想像,老闆人還是很好啦!)

R0015157.jpg    R0015156.jpg  

上星期又跑去台南,雖然已經是晚上10點半,又剛在對面謝宅小五新開的IORI喝了一杯奶茶、吃了鬆餅,還是很不知節制地點了很滋養的酪梨牛奶。老闆問我要不要加布丁?一聽就覺得很好喝,當然說好。沒多久,一杯又濃又香的飲料上桌,到台南不肥都難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