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9741.JPG

 

 

自從去了一趟馬祖,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當地媽媽們的一員,每天期待著寒流來襲。只不過,馬祖媽媽們要做的可是冬季裡的大事,她們等著強勁東北季風帶來的冷空氣,好做魚乾丶釀老酒,為來年的煮食做準備,我則是純粹想滿足個人的口腹之慾,希望低溫讓蘿蔔變得夠甜,好嘗一嘗那讓友人心心念念,猶如水梨一般的香甜滋味。

 

去年12月到馬祖採訪,朋友特別叮嚀我要買蘿蔔回去。沒錯,這要求對於不識馬祖蘿蔔滋味的人來說,的確有點匪夷所思。原來是某年元宵節,朋友應同事之邀去了馬祖,以前總是在課堂上聽老師形容家鄉蘿蔔的口感像水梨一樣又細又甜,直到那次在馬祖吃到了切成薄片的生蘿蔔,她才突然明白「蘿蔔賽梨」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。

 

她這麼形容自己和馬祖蘿蔔的第一次邂逅——在咬下霧白透亮蘿蔔的瞬間,被細緻纖維包圍的豐盈水分湧入舌面,嘴裡充滿的盡是蘿蔔的香與甜。從此馬祖蘿蔔榮登她心中第一的寶座,雖然台灣有高山蘿蔔,同樣生長在低溫的氣候,但她總覺得緯度不同丶日照不同,味道就是不一樣。

 

採訪時,為了展現自己也是「巷仔內」,向受訪者提起了買蘿蔔的任務,沒想到更加升火。他跟我說,馬祖冬天漁獲豐收,煮成海鮮火鍋,加上冬季三寶——蘿蔔丶高麗菜丶大白菜,湯頭益發鮮甜;若能再來杯馬祖老酒,風味更佳。我腦中忍不住開始想像幾個歐吉桑圍著火鍋熱鬧喝酒的畫面,如果這就是馬祖冬季的日常,我可以!(舉手)

 

可惜,12月的馬祖已經進入旅遊淡季,北竿的餐廳沒有太多選擇。既然吃不到澎湃的海鮮火鍋,蘿蔔一定要買到才行。晚上向民宿妹妹打聽哪裡可以買蘿蔔,我想她應該也覺得很荒謬,蘿蔔不是什麼稀有的農產品,本身又重,為什麼會有觀光客要買蘿蔔?「妳是認真的嗎?」她忍不住問我。

 

隔天,民宿妹妹告訴我,奶奶說菜園裡的蘿蔔要等到冬至後才夠甜。偏偏去年冬至奇暖無比,我每天盼著低溫特報,就這樣從12月初等到了冬至,一直等到了今年年初,才迎來了第一波冷氣團,我立馬在臉書私訊跟民宿妹妹訂蘿蔔。

 

一顆蘿蔔大概一公斤多,比起朋友上回帶的3公斤大蘿蔔,雖然個頭小很多,吃起來還是一樣美味。它們從馬祖坐飛機來到台灣,其中兩顆又坐車去了花蓮,送到對馬祖蘿蔔念念不忘的友人手中,運費將近蘿蔔價格的3倍。

 

「就當作它是國外進口的吧!」朋友下了這樣的註解。 為了吃,我們總是有各種合理化的藉口。

 

晚餐,媽媽煮了蘿蔔香菇湯。我從冰箱發現沒煮完的蘿蔔塊,咬了一口,可能是切得太厚,不像薄片吃起來那麼香甜,可是裹著培根一起吃,不但掩蓋了辛辣味,咬過的切口看起來更是多汁誘人,就這樣我又吃了第二塊。傳說中的極品蘿蔔,真的甜!

 

 

好文分享:遇上馬祖蘿蔔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