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香樓-1.jpg

到了蓮香樓,總算明白為什麼周星馳會拍出《少林足球》或《功夫》這樣的電影,原來香港人個個都是高手來著!

蓮香樓被同行的友人列為香港必吃的餐廳之二,另一間九記牛腩,在她下飛機搭船到澳門跟我會合之前去吃了,蓮香樓則是上飛機前的最後一餐。進了蓮香樓,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組人在櫃台前拿著點心單開心地大合照。

「觀光客,」我心裡忍不住這麼想。再往裡走,滿屋子都是人,還有好幾組人站在走道上等座位,周末的新光三越美食廣場大概就是這盛況。牆上貼著「請勿私下打賞員工,否則構成賄賂行為」的警告,座位上看著報紙的老人們,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,想要等到他們讓出位子,恐怕得再等上800年。

R0014215.JPG

 

在這裡找位子得各憑本事,所幸我們訓練有素(搶食的訓練嗎?),在友人衝鋒陷陣下,我們很快找到圓桌內側的位子。坐定後,茶樓伙計過來幫我們收拾桌面,他把餐具往桌上一擺,湯匙瞬間滑向桌緣,我急忙伸出手去,但遲緩的我並沒有接住湯匙,跳樓的湯匙往地上一摔立刻粉身碎骨。

「算了!」伙計豪氣地說,隨即又拿了一壺茶、一個缽,第一泡熱水就直接倒在缽裡。他見我一副狀況外的樣子,把我的茶杯往缽裡放,示意我用這來洗杯子。我看到坐在我旁邊客人的動作,我才知道原來連碗、筷子都得放進去一起洗,通常第一泡茶是不夠的,所以他們會再加第二泡、第三泡,等到餐具都洗好,已經是10分鐘後的事了。

可我和友人是觀光客,肚子又餓,根本顧不得餐具乾不乾淨,胡亂洗個意思一下,就準備開始用餐。大家看到滿屋子的客人,都以為餐車推出點心來,一定得經過一番你爭我奪,事實上,「慢食」才是港式飲茶的奧義,從找座位、洗杯子、餐具開始,一切都得慢慢來才行。

我們很幸運地找到一個好位子,餐車推出來就是停在我們桌邊,但因為坐在內側,友人擔心出入不便,一開始先站在走道上stand by。第一道推出來的是糕點,小時候只看過《與龍共舞》裡漂漂的虛擬男友外號叫做「馬來糕」, 誰知道馬來糕長怎樣?於是我們把它錯認馬來糕,但很快遭到同桌的師父糾正,他說朋友手上拿的一白一黃相間的其實是千層糕,因為千層糕是甜的,最好等吃過鹹點以後再吃。

在師父糾正、叫我要洗餐具的同時,朋友又去別處的餐車拿了4籠點心,好心的跑堂阿伯見她拿不了那麼多,還特地幫我們送到桌上。朋友拿了腸粉、腐皮捲著鳳爪和芋頭、還有水晶餃皮裹著鵪鶉蛋(雖然桌上有份菜單,但菜名和點心根本兜不起來)。我們桌前一下子疊滿了點心,朋友才剛坐下,師父又說話了,他說:「不要一下子拿這麼多,吃完了一樣再拿一樣,點心要趁熱吃才好吃。」然後規定我們先吃腸粉,千層糕留到最後才吃,吃不下就拿袋子打包帶走。

我們兩個交換了個眼神,很聽話地先吃了腸粉,又吃了其他點心。我們就像第一次上餐桌的小朋友,師父教了我們很多港式飲茶的「餐桌禮儀」,他說:「吃完的點心就往桌子中間放,這樣才不會被其他點心擋住,不好夾。」「那個腐皮要先吃掉,最後再啃鳳爪。」我們的每一個動作,師父都看在眼裡,而且都有話要說。

這時候,朋友跟我說:「我好想偷吃千層糕喔,妳默默地把它移過來。」我故作輕鬆,不經意地把千層糕推到兩人中間,桌上正好有盤千層糕的「屍體」,似乎是嫌奶黃太甜(還是怕膽固醇太高?),只吃掉了白色的部分,但奶黃正好是我們的最愛,麵皮很像手工揉的,非常Q彈。我拿起筷子從靠近我的那一角,挖了一口又一口,「千層糕好好吃喔,可是又很怕師父制止我,」朋友低頭跟我說,殊不知我這角已經像被海浪蝕刻的山崖,都快山崩了。(未完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