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有恐婚症,不只擔心失去一個人的自由,也害怕別人成為非我族類的那種感覺。去年10月,一連收到3張高中同學寄來的喜帖,大家在e-mail上熱烈討論著,我的心裡卻只有一陣失落,好像突然之間所有的小朋友都已經分好組了,只剩自己、還有幾個怎麼樣也不想跟他們一組的人還落單。

幸好,我其實並不孤單。除了一切都按照進度安排的高中同學們,我的大學同學、我的同事和朋友,已婚的人屈指可數,只要確定還有不少人和我一樣,想要吃飯、玩樂的時候,還能找得到人陪伴,我就能安心不少。


或許是不太相信承諾和永遠,所以對婚姻很難再有什麼美麗的憧憬。我還記得我第一次接到國中同學打來的電話,她說她要訂婚了,準備寄帖子給我,我第一個反應是:「怎麼這麼快?」其實心裡想的是怎麼這麼有勇氣,尤其是像我們意志力這麼薄弱的人,既然不敢保證一定能做到,當然不敢輕易許下承諾。我忘了我到底有沒有跟她說聲恭喜,只記得我從頭到尾不斷重覆「怎麼這麼快?」這幾個字,驚訝到辭窮的地步。

以前總是以為,愛情的終點是婚姻,只要跑到了終點,此後就能高枕無憂。可是不斷在身邊上演的故事卻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們,終點就是另一個起點,經營婚

姻比經營一段感情更困難,兩個人相處真的不容易。高離婚率更告訴我們,現代人的婚姻可能不只一次。既然婚姻不再是終點,而是另一個漫長故事的起點,而且還不保證故事的情節是全然美好的,為什麼我們還是會渴望婚姻?
人很脆弱、也很堅強,需要別人的關懷,也渴望被別人需求,即使像我這種嘴硬、對婚姻沒有浪漫想法的人,也想得到生活的安穩,能夠有個固定的伴,可以陪我一起吃喝玩樂,滿足我許多任性的要求。

說到底,結婚只是為了長久佔住一個人,確保自己在每次分組時,不會是落單的那一個;就像同事說的,結婚是為了有個人可以每天陪自己吃晚餐,就算老公沒空,還有兒子可以作伴。

換個想法,只要有人可以一直陪我吃晚餐,何必走入婚姻?不必失去一個人的自由,又不必擔心沒有喜歡的人會跟自己一組。就當我是被紅色炸彈炸昏了好了,這個「一直」雖然不是婚姻,不也是一種永遠和承諾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