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誕節當天與朋友相約去逛新光三越,想起新買的靴子還沒穿過,所以把入冬後就沒穿過的短裙拿出來穿。走在信義計畫區,看到滿街穿著短褲短裙的妹妹,心裡還很得意,幸好沒裹著太厚的衣服出門,搞得自己好像很怕冷一樣,不然就沒辦法成功地混雜在人群中,偽裝成自己好像也是青春無敵妹妹的一份子。

雖然說「愛水不怕流鼻水」,但我懷疑這些年輕妹妹們懷裡其實都偷黏了暖暖包,因為我當天晚上就開始不舒服。原本以為是晚餐吃了豬排飯,所以覺得腸胃不舒服。隔天一早8點半就有採訪,因為是公家機關,同事還特別提醒我不能遲到,沒想到6點不到,我就因為胃痛醒來。吃了土司、喝了水以後情況更糟,我衝到廁所狂吐一陣,連昨天晚餐都一起吐了出來,有個嗝一直打不出來的感覺好了一點,但還是很虛弱。在床上躺到7點,人還是很不舒服,我終於忍不住打給同事,問她如果今天我不去會不會有影響?雖然心裡知道簡直是廢話,一大早根本找不到代班的人,但一想到從早上8點半到下午4點半要採訪一整天,我真想一直賴在床上。

我只好從溫暖的被窩出來,對照十幾度的低溫,著裝的速度顯得很緩慢。出門前又到廁所吐了一次,這回只剩胃液讓我吐了,想墊點肚子又不敢多吃東西,想想真心酸,我又沒那麼愛工作,連不舒服了都還想硬撐。結果我8點出頭就到了採訪地點,坐在大廳裡,我不停地發冷,保暖的披肩好像都起不了作用。然後頭很昏的我又想吐了,起身想找廁所,發現一樓居然沒有。站在大廳中央,我突然一陣暈眩,前面有2個守在電梯前的警衛,旁邊則是排隊等8點半辦簽證的旅行社人員,我心想如果我在這突然昏倒了,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反應?

我越來越忍不住我的想吐,好友莎莎說酒醉的時候,靠意志力可以克制想吐的感覺,難道是我意志力太薄弱?在那緊急的時刻,我面臨一個重要的抉擇:究竟要直接吐在大廳地板上?還是走出門外,吐在走廊地板上?(這兩個選擇的差別大概是室內和戶外,吹風和不吹風吧?)突然,我看到擺在大門邊的雨傘袋,情急之下,我抽了一個出來,下一秒,我已經對著袋口開始狂吐。我就站在門邊,對著雨傘袋狂吐一堆汁液,準備上班的人陸續從我身邊經過,見到這荒謬的景象,也沒人來搭理我,警衛也沒發現我的異狀。我一邊止不住地吐,一邊想著幸好有這雨傘套,一邊也想著路人看到我心裡會想什麼,感覺很超現實。

我急忙想找垃圾桶處理到我的穢物,沒想到再次走遍大廳的前後左右,還是找不到一個垃圾桶,我又有吐意了,這回連膽汁都吐出來了,還真苦(噁)!我無奈地抹去嘴上的汁液,同事正巧走過來,絲毫感覺不到我前一秒的狼狽,原來拎著雨傘袋裝著的汁液,是吸引不了路人好奇的眼光的。

後來我傳簡訊給同學,說我懷疑昨天的豬排讓我食物中毒,但她好像銅牆鐵胃什麼事也沒有,所以我想我應該是感冒了,早該認清自己是個怕冷的人,沒事跟人家學什麼冬天穿短裙,至少也該偷黏幾個暖暖包出門才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lice 的頭像
hanalice

雪花姐姐的生活賬簿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