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姐又復出了,歡迎來到姐的祕密結社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229580844102366/
前幾天,我第一次到工研院採訪,才發現原來走出台北其實沒想像中那麼難。

最近常處於一個「無頭蠅」(指無頭蒼蠅,以台語發音類似「無頭神」,感覺十分傳神)的狀態,這個星期三有個在新竹工研院的採訪,但是卻一直以為那公司是在新莊,還跟對方約了個早上9點半的時間,一直到出發前一晚,我才赫然發現這是家新竹的公司,整個傻眼。
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「春江水暖鴨先知」,那麼天氣冷了呢?我想是OL吧!當我還滿櫃子短袖T-shirt的時候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放眼所及街上走的、餐廳裡吃飯的女上班族已經換上秋裝──風衣、Twin set針織衫、褲襪、靴子……,沈穩低調的大地色系,暗示著她們已經準備好迎接愈來愈冷的秋冬。

每當這時候,我都會有點自慚形穢,就
像我因為穿著夾腳拖鞋而受涼的腳趾想趕快找雙包頭鞋遮蔽,我也想趕快把一身上一季的衣服趕快換下。
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最近跟幾個有一陣子沒碰面的姐妹聯絡,結果被紅色炸彈炸到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,這裡的炸彈指的不止是結婚的喜訊,還有得知她們結婚喜訊後的震驚程度。

先是吃飯時,無意間看到朋友手指上閃過的鑽戒,還沒來得及追問,她就說她要結婚了,男友在她生日那天求婚,雖然不在計畫之中,還是欣然接受這樣的結果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同事說想學我也寫一些風花雪月的事,給自己想了一個作文題目叫「愛情食物鏈」。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有這個聯想,或許是他最近老是用同樣的模式電到同樣類型的女生,可是他偏偏流水無情,又在同樣的狀況下被其他類型的女生電到,於是一個追一個,形成成串的食物鏈。

在整個生態系裡,每種生物的食物來源絕不會只有一種,在愛情的世界裡也是如此,各種不同種類的對象交織成一張複雜的愛情食物網。第1號男孩和第3號男孩擁有相同的成長背景,第2號和第4號男孩在同樣的時間點以第三者的姿態出現,第5和第7號男孩以玩伴的身分點綴無聊的單身生活,第6、第8和第9號男孩則是揮之不去的蒼蠅,任憑妳怎麼對他們惡言相向,他們總是把妳的冷淡當作是害羞,鍥而不捨地使出他們最在行的纏人功力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嗯嗯(呵,先清清喉嚨),坦白說,到了今天,我進入網拍界已經兩個多月,不太能算是網拍界的菜鳥了。不過,我還是像個新人一樣,每天都有不同的學習和體會。

農曆年前,在美國陪相公攻讀博士的同學,不想安份在家當個家庭主婦,也不想老是靠婆家吃喝,決定上網做點小生意,於是找上了我。因為本人現在名為free lancer,事實上也的確有很多時候閒閒沒事幹,所以就變成她的台灣partner,在台灣幫她把美國寄來的貨分寄給大家,偶爾也做快遞與網友面交。

我還記得第一次到郵局寄東西,真像劉佬佬進了大觀園,以前只知道把雜誌放進信封袋裡,寫好地址就交給總機妹妹處理,現在才知道郵局推出了含郵資在內的便利袋或便利箱,只要你能夠把東西塞得進去,不超過便利箱的重量限制,都只要付70塊(很適合裝重物,大概可以省20塊郵資吧),十分划算。

寄了兩個多月的東西,我對郵局郵寄業務的熟悉程度應該不輸給以前公司的1粒(總機兼行政兼很多事),只不過面交這事可就難倒我了。面交不過是約個時間跟網友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有什麼難的?我原先也以為這很簡單,不過難就難在人的變數很多,而且往往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我第一次和網友面交是坐計程車去的,因為對方記錯時間,提早了半個小時,打亂我先去郵局寄貨,再悠栽地坐著公車前去會面的計畫,只好胡亂拿個袋子裝著包裹,先面交再說。

第二次和網友面交,我們約在A9前面,因為當時和同事在那裡拍照,為了讓對方能仔細挑選,他要我把所有同款的存貨都帶在身上,好讓他挑出一件比較沒有瑕疵的網帽。可是隔天一早(大概9點那麼早吧,接電話的時候還得裝清醒),我在睡夢中接到他的電話,說是回家試戴才發現帽子歪了,因為是要送給朋友的,希望能夠換頂不歪的。那天晚上,他來找我換貨,我們花了一點時間,看著他試戴每頂帽子,試圖幫他判別哪一頂帽子做得比較正。如果回去以後,發現帽子還是有點歪,我得向這位買家道歉,我真的盡力了。

每次面交,最常出現的狀況是,我發現我來不及了,只好緊急打電話給買家,跟她說我願意負擔郵資,請她匯款到我們的帳戶,畢竟走路到郵局比坐公車到面交地點還近一點,而且郵局永遠在那裡等我,不必打電話約來約去。幸好到目前為止,遇到的網友都很好,不然我同學的網拍店可能會因為面交而得到負評不少。

真正終結我們面交服務的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,我跟幾個買家約好在東區交貨,在前往會面地點的路上,經過一攤地攤,我已經先買了兩件T-shirt 600塊。走到明曜還先到超市逛了一圈,發現有很多東西想買,心想還是先交貨了再下樓買吧,卻接到買家電話,原來我們約在忠孝敦化的Miss Sofi,急忙走過去的途中,我又在沿途看到特賣會、地攤好看的牛仔褲和短裙,已經盤算好等會兒一定要回頭好好逛這些店。

到了Miss Sofi以後,我拿出裝在袋子裡的衣服給網友,並且接過她手中的錢,在我打開手的那一刻,我整個傻眼,為了這210塊,我已經先花了600塊了。後來那個晚上,我針對東區作了地毯式的搜索,連敦南誠品也沒放過,總共花了七、八千塊才「善罷干休」。

回家後,打開MSN的第一件事,就是跟同學商量不要再作面交了,我們賺這麼點蠅頭小利怎麼禁得起我這樣花?

ps.順便打一下廣告,我同學的賣場fanpi's goodies,歡迎大家有空來逛逛
  http://tw.search.bid.yahoo.com/search/ac?p=fanpi%27s+goodies&xyz=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買房子,從來不在我的人生選項裡面,不過最近有了改變。倒不是為了趕低利率的購屋熱,因為我連頭期款都沒有(開始後悔年幼時不懂事,把自己變成月光族),只是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晉身有殼階級,一點一滴把家布置成自己想要的樣子,難免讓人心生羨慕。

前幾天,去了一位單身女同事的家裡,她把原本老舊的國宅裝修得十分別致。早在一年以前,她剛買下這房子的時候,就有同事跟我說一定要到她家裡去看看。同事認為,身為一個現代女性,不管打算結婚或不婚都應該要有自己的房子,而這位單身女同事的房子,堪稱現代女性打造家居生活的樣板。

從她家的窗戶看出去是片樹林,鳳凰木的顏色宣告著四季的變化,她搬進來的時候正好是夏天,窗外油綠一片。為了襯托窗外的綠樹,她還特地把訂製的櫥櫃和置物架漆成橄欖綠,油漆師傅總共調了8次(調到抓狂),同事自己上了5道漆,終於完成這獨一無二的櫥、架。

這時候我才明白,為什麼一定得到這位單身女同事的家裡來看一看?不是要模仿她所塑造出來的家居風格(畢竟每個人的喜好不同),而是一位屋主如何為自己安排舒適的生活環境,她的態度和想法值得學習。

一直認為只要租房子的我在這一刻動搖了,因為只有屬於自己的房子,才可以隨自己高興改裝成自己喜歡的樣子。

話雖如此,我還是沒有錢可以買房子,只好繼續幻想,期待它有朝一日能夠實現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常說自己是理工科女生,不過今天晚上我才發現,我是理工科女生,但我是硬體組的才對。

之前一直因為自己使用3C產品完全沒有障礙,而自豪是理工科女生,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是硬體組的,我可以自己摸索組裝電腦硬碟,胡搞瞎搞調Jump,但是對於軟體,我只能舉手投降。

比起3C產品的直覺式介面設計,對我來說,網頁操作的難度難上許多(或許對理工科軟體組的女生來說,現有的網頁介面操作也挺直覺的),所以在我的部落格上曾經短暫出現過有圖片的文章(只能原寸插入圖片,這已經是我的極限,無法再重製或編排),後來都以純文字出現。

一切都起因於朋友傳來的網頁,他說有杜拜人看他的文章,而且根據Google Analytics一星期以來的紀錄,不但能知道讀者的所在區域、讀者因為什麼關鍵字而連結到網頁來、在網站逗留的時間、甚至有多少人將他的網頁加入書籤以及回客率,統統都可以知道。

抱著好玩的心態,我也想在我的blog安裝這個有趣的追蹤程式,誰知道這才是麻煩的開始。我試了好幾回,甚至Google到如何在無名安裝Google Analytics的方法,還是不行。朋友說Google教得很清楚,但是我看得很模糊,最後在那篇教學文章的回應裡,找到了問題的解答──金卡會員才可以。

當然,我不是金卡會員,我的網誌也荒廢很久了,要不是最近又收到高中同學的紅色炸彈,恐怕早就變成另一個網路廢墟。

「搬家吧!」朋友說:「無名不是高中生在用?」為了催促我搬家,連無名是25歲以下在玩的字眼都出來了,於是我開始我的搬家大業。

雖然學長說一分鐘就能搞定,可是我花的時間可不止一分鐘,後來還是參考了網路上的不累搬家法才完成。原本以為搬好了家,安裝Google Analytics應該就像貼文章一樣簡單了吧,沒想到還是不行。

就在我準備放棄,以為自己要像前幾個星期無法還原魔術方塊那樣帶著遺憾入眠,在睡著之前,在腦子裡反覆思索到底用什麼方法才能解決時,我突然想到剛剛Google到的教學文章,果然成功了!

雖然搬了新家,不過24小時後,我就能驗收Google Analytics的成果囉!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我想我有恐婚症,不只擔心失去一個人的自由,也害怕別人成為非我族類的那種感覺。去年10月,一連收到3張高中同學寄來的喜帖,大家在e-mail上熱烈討論著,我的心裡卻只有一陣失落,好像突然之間所有的小朋友都已經分好組了,只剩自己、還有幾個怎麼樣也不想跟他們一組的人還落單。

幸好,我其實並不孤單。除了一切都按照進度安排的高中同學們,我的大學同學、我的同事和朋友,已婚的人屈指可數,只要確定還有不少人和我一樣,想要吃飯、玩樂的時候,還能找得到人陪伴,我就能安心不少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身為一個經常要為不知所云產品寫廣編稿的雜誌編輯,雖然很希望能奉勸台灣想要尋找出路的廠商們不要貿然自創品牌,但是在爸爸輩的歐吉桑身上,我第一次感受到品牌的力量。

我不得不誇讚,La New的廣告策略很成功。

幾年前,同事跟我們分享了一個他爸爸的笑話。有一天,他爸爸跟鄰居在聊天,鄰居跟他說到:「我這雙鞋是我兒子買給我的,聽說是La New的。」同事爸爸沒聽清楚,脫下自己的鞋放在手上掂了掂,「我這雙不知是六兩ㄧㄚ五兩。」(台語)一直到了回家,跟同事轉述了這件事,同事爸爸才明白鄰居指的是La New這個品牌。

對於曾經只認識鱷魚牌、小雨傘的我爸爸來說,La New則是他們歐吉桑界崇尚的一個新品牌。我還記得我爸在一次看完廣告以後,忍不住喃喃自語:「改天也去買一雙來穿穿看。」那時候,我就暗自決定今年父親節我要買一雙La New來讓他開心一下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活了快30年,最近我跟阿計才有一個很深的體悟:從小到大,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是社會價值觀的主流,可是現在我們發現,或許我們才是邊緣人。

這一切體悟都從阿計交了一個台客男友開始,就好像離開了習慣生存的小魚池,第一次發現原來河流裡的生物這麼多,而且長相也和小魚池裡原有的不太一樣,生活習性更是多元化。

從小到大,我們的目標一直很明確,照著大人的期望考個好學校,找一份不錯的工作。進到公司以後,又遇到一群成長背景差不多的人,雖然換了一個不同的魚池,但是游在裡面的魚群還是同一群。我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以為這個世界始終照著我們的邏輯在運行,絕無例外。

不過,現在都不一樣了。最近,我和阿計常忍不住感嘆自己像是井底之蛙,現在才體會到外面的世界有多大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30歲是個關卡嗎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

身邊的朋友從即將30歲、已經30歲到30出頭都有(當然我也是三十上下的其中一員),那大家對30歲有什麼特別的計畫嗎?好像有,又好像沒有。

在我還是20上下的時候,我的計畫是在30歲這年結婚,然而當我一步步逼進30,婚姻卻好像離我越來越遠。一個人久了,自我中心慣了,越來越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放棄這樣的日子。當朋友跟我說,她打算在32歲的時候出國念書,我第一次意識到,即使過了30歲,我還是可以為自己想做的事做打算。而不是像我以前想的那樣,一直玩到30歲,然後結束單身生活,從此開始另一段人生。

人生還不想走向下一個階段,唯一能變動的似乎只有工作了。辭職休息、轉業、重回老本行、找到新工作,各種不同的工作狀態,大家不約而同把30歲當成畢業後另一個重要的起點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前一陣子,有個同事問我跟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情?因為她正在考慮要不要跟交往5年的男朋友分手,所以想聽聽我的想法。

當時我回答她,我跟男朋友分手其實是很無奈的,因為他變心了,我只好接受事實。不過隨著時間的拉長,這樣的結果是好的,否則我們不會記起認識新朋友有那麼讓人開心,開始一段新戀情會有多甜蜜。當你不必再遷就另一個人,你會開始正視自己、傾聽內心的聲音。「過去一年,我的生活過得很精彩,我並沒有輸。」個性好強的我最後還是不免下了一個不願服輸的結論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同事跟男朋友分手了,理由是男朋友另結新歡,她雖然難過,同時也很開心,因為她可以毫不猶豫地離開男友,不必再考慮多年的情份。

我們在MSN上相遇,她忍不住問我,我上次跟她說「對象再找就有」這種話的時候會不會心虛?不然我怎麼會過了這麼久還找不到?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

最近,人很胖,心卻很瘦,工作很忙碌,個性卻變得很孤僻。

很想要有個男朋友,可是算命的卻說,我要到農曆6月才會定下來;而根據開運鑑定團的說法,我在國曆4月還會有個爛桃花。我想,寧可信其有,因為這多少有點準。在2月份的時候,有人在電話裡跟我說:「開運鑑定團說妳在2月和4月會有爛桃花。」

「是說農曆還國曆?」我問。
「國曆啊。」
「那2月不就是指你嗎?還真準,而且還是從2月1號就開始。」果然,這個男生也隨著2月結束、3月到來,消失在我的生命裡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

在還沒有去過泰國以前,我並不覺得泰國菜是種好吃的料理,直到去年在曼谷吃到了第一口金錢蝦餅,從此我就愛上了泰國菜,那一公分厚紮實又多汁的口感,到現在我還記得。

吃過正宗的泰國菜,才發現在台灣吃的既不酸又不辣的清蒸檸檬魚、薄到裡面沒幾丁蝦仁的月亮蝦餅,根本稱不上泰國菜。除非你是個不能吃辣,也不能吃蝦,或者剛好腸胃不好的人,否則你一定會跟我一樣愛上泰國菜。

在曼谷吃到的第一餐泰國菜,是在距離市區半小時車程(約一百多泰銖)的餐廳Pola Pola裡。這個餐廳是身為曼谷台商的同事爸爸帶我們去的,它分成室內和室外兩區,餐廳的面積相當大。我們第一次去是中午,雖然坐在戶外,但是因為有樹蔭遮蔽,一點也不覺得熱。這回去是晚上,仍舊坐在同一張桌子,腳下雖然多了蚊香,給人的感覺卻一樣舒服。
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第一次去曼谷是在去年6月的時候,從此,我就愛上了這裡。它和日本被我並列為值得每年去一次的地方,不過消費水準卻比日本可親許多。

曼谷的物價有多便宜?坐一趟計程車,起跳是35泰銖;飯店一晚1200泰銖;做一次SPA只要630泰銖……。加上匯差(最近泰銖兌台幣是1:0.87),物價不到台灣的一半,每天到高級餐廳吃晚餐,花兩千多塊台幣,體驗的卻是台灣六、七千等值的享受。最適合我們這種勞碌命的上班族,去過大小姐的生活,雖然只有四、五天。

那次旅行,我們只做了三件事:逛街、吃飯和做SPA,這次當然也不例外。朋友笑我:「聽妳在講,曼谷就好像是南部鄉下,妳每年都要去那裡避寒。」果真是在避冬,據說,我們不在的那幾天,台北變得又濕又冷,而回來台灣的當天,氣溫只有10度,溫差超大。

曼谷不冷,但絕對不是鄉下地方,它的發展迅速猶如幾年前的上海。去年6月還在興建的購物中心(Siam Paragon),到了年底已經風光開幕,連Armani本人都親自飛到曼谷來參加開幕典禮。上海、漢城(現在改名叫首爾)到現在的曼谷,西方的亞洲熱未曾衰減,夾帶著崛起中的經濟力,蛻變中的多樣風情,交揉成一股獨特魅力,讓人流連忘返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我想只要是女生,都有或多或少不同程度的公主病,至少我有,而且症狀還不輕微。所以朋友問我找男朋友的條件是什麼,我說要高瘦斯文,會打籃球。

「妳很夢幻耶!」朋友笑我。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要求很夢幻,直到我看壹週刊採訪一名大一女生,她找男朋友的條件正巧和我一樣,我才發現自己真的很夢幻,而且還是停留在女大學生時期。

最近同事交了新的男朋友,他看起來有點兇,不少人說他長得像郭桂彬,「拿」和「哪」、「球」和「ㄑㄧㄨˊ」的咬字老是分不清,有時候說話不太得體(有熟人指稱那是白目),同事像指導老師一樣,經常得對他使眼色,暗示他有些話應該等到回家再說。

「既然這樣,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?」我問同事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我常買到尺寸太大的鞋,Celia笑我老是買錯鞋,就像老是挑到同一種錯的男人。

一般架上擺的鞋會比普通size還大,好讓客人試穿的時候,得到自己的腳其實很小的假象。而我,是那種很「隨遇而安」的客人,除非那雙鞋真的大到離譜,否則我一定會照著試穿的size把鞋買回家。

在鞋子還新的時候,稍大的鞋還勉強穿得住,隨著時間流逝,高跟鞋越穿越鬆,它變得越來越不合腳。走起路來,就像腳有千斤重的討厭小鬼,高跟鞋像拖鞋一樣「拍啦拍啦」的聲音著實讓人討厭。尤其在趕捷運或公車的時候,它往往成為最大的阻礙,不但會拖累我追趕的腳步,有時候還得擔心它乾脆耍賴留在原地,等我回過頭去撿它。

我本來不覺得買錯鞋是件什麼了不起的事,當第一個人跟我說:「鞋子不合腳,可能對腳不好。」我不以為意,因為只有我自己知道,在那個當下,我是多麼需要買下那雙鞋來滿足我自己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星期四的下午,同事在失聯後的第5天(扣掉周末兩天,因為他認為那本來就是屬於他的時間)突然傳來訊息。

「甘願囉?」我問他。

「放棄ㄌ」我想像他就在我面前,以他一貫緩慢又有點蔡康永的口氣回答我。

「放棄什麼?」他大概在心裡想著,即使在MSN上,我仍然不改冷淡又咄咄逼人的機車語氣。他說因為不開心,他決定放棄把喜歡的設計當成工作。我想再追問什麼事能讓他開心,而他已經離線,留下那句傳送不出的問話,陪伴著我滿腔的無奈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我認識陳小錢已經14年了,從她還不是陳小錢的時候,我們就一起補習。國二時候的她剪了一個男生頭,看起來就像她的名字一樣,是個聰明的小孩。現在的她為了結婚開始蓄長髮,幾天前她才剛訂婚,幾天後她將嫁作人婦,正式成為施太太。

陳小錢不是我的同學中第一個結婚的,卻是我的姐妹淘中結婚的第一人。之前一直處於在MSN上跟她討論誰要當伴娘、幫忙聯絡哪些人的狀況中,對於她要結婚這件事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覺,一直把它當成像同學會一樣的大型聚會。

然後,她從美國回來,趕進度似地拍完婚紗照(26號到台灣、27號拍照)、挑照片;約我們去試伴娘禮服;跟婚紗店的小姐稱呼施老大為「老公」,引來我們的訕笑;關於婚禮的種種一件一件落實,距離喜宴的時間一步一步拉近,直到參加完有如獅子會聯誼餐會的訂婚宴,我還是覺得陳小錢結婚就像一個熱鬧的party。

昨天,她在班版上自己發表了一篇感言,我才真正體會到她的喜悅。那種喜悅我曾經看過,在同事的結婚紀錄帶中,他站在教堂前頭,等著新娘走到紅毯這端來,嘴角的笑意整個漾開來,眼睛瞇成一道彎月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耶誕夜那天,參加了一個同事舉行的party,她說每個人都要打扮得比自己的年齡小10歲,於是偽裝成學生妹。

自我介紹的時候,為了配合主題,我說我今年18歲,目前在微軟當工讀生(因為我身上穿了一件微軟送的白色V領背心)。沒想到有人真的相信了,在真實年齡揭曉了以後,他以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直說:「我一直以為妳真的只有18歲!」「怎麼可能!」在場的人應該都看得出我在開玩笑吧?

幾天後,我同事在MSN上跟我說,有個人「煞到我」,想請我吃飯。對方家裡是中藥盤商,是個賓士男。她說:「妳如果覺得為難,可以拒絕,或者乾脆跟他吃頓飯,一勞永逸。」還叫我找姐妹們一起去。

雖然不是什麼大家閨秀,當記者幾年也見過些世面,在人前裝甜心,或是當作採訪吃頓飯當然沒什麼,而且有白吃白喝的機會,怎麼能放過?不過姐妹們已經都知道這不是個很好玩的飯局,都沒有人肯一起去,只有阿計好心地陪我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12月21日是阿計的生日,雖然已經寫了卡片,不能免俗地,還是要在部落格寫篇文章來「歌功頌德」一番。 


她做過的事很多,包括議員助理、酒促小姐(promotion girl, 俗稱PG,穿得很辣在pub裡推銷啤酒那種)、記者、公關,現在是AE的頭(在這裡要鄭重強調,千萬別說她是AE,她會不高興),或許她做過的事更多,一點都不奇怪。 

曾經做過幾年記者的她,最擅長的是「堆肥」的能力,這是以前總編輯最愛用來形容她稿子的話,意思是說不加思索就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寫出來,沒經過消化也沒特意安排。坦白說,她頗以這項專長為榮,到現在對我們的工作仍然有很大的幫助。此外,她還是亂用成語的專家,稿子裡出現錯字或錯誤的數字稀鬆平常,也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不少樂趣。


不過,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,凸顯她的粗枝大葉,只是想說明她其實和表面上看起來不太一樣。事實上,她的心思細膩而且善於傾聽,所以朋友不少。


大部份人,都喜歡圍繞著團體中最活躍的人打轉,但阿計她從小就會特別注意到被忽視的人,和他們成為朋友。問她為什麼,她自己也說不出來。


這個特質一直跟著她到現在,這對我們這種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人是很不容易的。當發現身邊的人好像沒電了,她會關心地問你還好嗎?因為她覺得你悶了;當你跟她說了一件事,她不忘補上「你覺得怎麼樣?」問問你心裡的感受;當你欲言又止,她體貼地問你:「想說嗎?」而當你說的時候,她一定會讓你把話說完(應該是吧?畢竟我們倆經常各自表述,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在聽,就自顧自地把想說的話一股腦兒都說完),不像我,聽了幾句就會想打斷對方,或是假聽,胡亂應答。


認識阿計5年了,除了一起玩樂、吃喝,她還教了我一件事,學著如何去關心。



後記:
阿計,在妳生日的時候,特別寫了這一篇「廣編稿」來送妳,以後找我寫廣編稿,每字單價可以高一點嗎?
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  • Oct 29 Sat 2005 11:21
  • 禮物

去年的這個時候,他送了一個禮物給我,是生日禮物、耶誕禮物,也是離別的禮物。他說:「妳去找一個更好的人來照顧妳。」然後,我退出了他的世界。

一年還沒過完,他送我的生日願望也從未實現,或者,它是以「分期付款」的方式,一小件一小件地出現在我面前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已有結婚打算的女同事,最近很積極在打聽別人對於夫妻財產分配和權利義務的看法。
中午吃飯的時候,她突然問我:「妳覺得婚後的生活開銷誰要出?」

「把薪水分成3份,各拿出1/3作家用、1/3投資,剩下1/3各自花用,誰也別管誰,」
我回答。共同基金,是我為了保有可以任性花用、不被碎唸的1/3,所做出的妥協。

我的回答,讓同事愣住,她一直理所當然認為,婚後的開銷要由男方來出,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志玲姐姐,對不起喔,我不想再學做妳了,
因為我的朋友都說,我的字典裡本來就沒有
「溫柔甜美」這4個字。
而且裝甜美一點好處也沒有,只會引來一些
被表象欺瞞的人跟我搭訕,例如,喜歡寒暄的管理員
或想要跟我交心的計程車司機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

我想,再過一陣子,「Duty Free Love」會取代「One Night Stand」,成為時下情場玩家們超推崇的感情觀。這是我看完這期GQ以後,最大的感想。

關於duty free style的感情,GQ給了它一個定義:
簡單說就是不想負責任,隨時可以瀟灑離開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聽起來很吸引人,不是?
 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朋友從香港回來,帶回一盒我期盼已久的肉鬆酥。

我第一次吃到來自香港的肉鬆酥,已經是5年前的事了,當時學姐從香港出差回來,特地快遞一盒到公司來給我。我到現在還記得,一手拿起肉鬆酥的酥碎觸感(難道是快遞在運送過程中弄碎的?),放進嘴裡那種入口即化的感覺,還有香香的紮實肉鬆。

我看著桌上的肉鬆酥,鐵盒還是記憶中的鐵盒,但鐵盒上的肉鬆酥照片,卻離我的記憶好遠。是學姐跟我說錯了餅店嗎?還是我的記憶把味覺美化了?香港的肉鬆酥向來就是這樣的長相,那盒餅只是我的錯覺?我真的不知道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到了適婚年齡,卻沒了男朋友是什麼感覺?
我想,是一種無能為力的輕快。有人追問婚期的時候,
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沒對象,所以沒著落。

從去年開始,同學裡結婚的人越來越多,女生們湊在一起,
總是很認真地在交換各種結婚資訊,從拍婚紗、訂飯店到晚宴節目,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
等了那麼久,大頭終於登場了。大頭是我弟的小孩,現在一歲多。

小動物剛出生的時候,往往是他們最可愛的時候,不管是人類或動物都是如此,因為還是弱者的他們只能靠著裝可愛,來博取憐憫和保護。

大頭雖然還小,卻很懂得這個道理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直到今天,我阿計還是很納悶,為什麼我會去參加旅遊說明會?「如果是以前的妳,應該會超不耐煩地拒絕了,」午餐時間,我們又聊起這件事。
當初抱著想知道他們到底在幹嘛的目的前去,沒想到還免費上了一課卡內基的溝通技巧課,雖然花了我4小時,也算是值得了。
或許是最近看了村上春樹的《日出國的工場》,突然對各行各業的作業流程充滿興趣,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,其實暗藏玄機。以下是我觀察到的幾件事:

1. 收集名單
透過問卷是一種提高成功率的名單收集方式,至少你願意填問卷又留下聯絡方式,表示對他們不是那麼排斥。問卷訪員通常是一群媽媽,媽媽們比較不怕羞,而且一般人對她們也比較沒有戒心(至少我是啦)。我想,另一個好處應該是可以事先篩選條件符合的「肥羊」吧!
在說明會上,我不經意問了小嘉為什麼專找媽媽們當訪員。他說,他們的老闆當年引進許留山失敗後,有許多媽媽員工也跟著失業,老闆為了照顧她們的生活,就讓她們去作街頭訪員,可以繼續賺錢養家。「老闆還滿好心的嘛,」我說,但我心裡想的是,我記得當年去吃許留山,店員都是一群小妹妹啊?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「大家都叫我小嘉。」

星期六的下午,我去參加了旅遊說明會,小嘉是我的解說員,69年次,一個很可愛的小男生。我當他是小朋友,立刻引來他的辯駁:「大家都覺得我還小,其實我不小。」

在兩個小時玩樂式的說明會裡,小嘉說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事,包括他的旅遊經驗、他的學生創業、他的家庭,甚至他的刺青……,他的故事就像會出現在壹週刊裡的單頁自白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對每個人都說一樣的故事,但他的熱情一度說服我,他們也只是一群想把旅遊的美好經驗帶給大家的年輕人而已。

小嘉的爸媽在他3歲的時候離了婚,他則是由他爸爸一手帶大,家裡還有姐姐和妹妹。「我爸爸從早到晚都在開計程車,和小孩相處的時間並不多,」小嘉有點遺憾地說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這一切都得從那天去淡水吃炭烤說起。一起去的朋友對那種會閃閃發亮的螢光棒、電子球之類的東西,特別有興趣,可惜擺攤的媽媽說只送不賣,填了問卷就能免費得到,於是我和朋友以我們的資料交換了廉價的螢光棒(而且還不附電池)。

那是一份調查旅遊行為的問卷,果然幾天後,接到了某旅遊機構打來電話,說是有免費的住宿券和贈品,只要去參加2小時的說明會,就得拿到這些住宿券。電話中,小姐還特別強調他們絕對沒有推銷售行為,重點是要送住宿券給我。

一般人聽到這裡,應該就會拒絕了吧?如果是以前的我,我應該不會讓她有機會把話說完,但是最近看了同事寫的一本書,我決定照書上說的去試一試。

ha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